裸背,手握10亿美元,阿里张勇要去“新天地”

日期:2023-09-18 09:56:29 / 人气:108


如何评价张勇执掌阿里巴巴的四年?可能需要更长的时间维度才能得到满意的答案。
至少事实摆在眼前。在2019年权力交接的那个闷热的夜晚,马云离开了张勇一家名为“伟大”的公司。它包含了一套成熟的价值观,一套漂亮的人才输送体系,上亿的用户,完善的商业闭环,高达4000亿美元的市值,这甚至是这家公司最不重要的部分。
媒体习惯用八个字来形容此时的阿里巴巴,他如云,如日中天。
四年后,张勇被“冲走”,离开了被拆分为六大业务和N loop公司的阿里巴巴。其市值比巅峰时期下降了70%,员工在短短一年半内减少了3万人。
曾经的好将军变成了老将的回归,曾经的如日中天变成了很多领域的贴身肉搏。
在最新的员工信中,阿里巴巴新任掌门人、阿里巴巴集团CEO、阿里云智能事业群CEO武勇明表示,未来“我们必须更加开放”,“包括传统意义上存在竞争关系的公司”;针对管理团队的未来规划,武勇明表示,“四年内,要让85后、90后成为主要管理者”,“创造一种机制和文化环境,让更多年轻的阿里人成为阿里的核心力量”。
以用户为导向,以人工智能为驱动,武勇明用八个字定义了阿里巴巴的未来目标。但是更多的问号仍然围绕着这支庞大的舰队。正如外界所宣称的,阿里人未来将在港交所敲钟。要知道,此时距离张勇信誓旦旦宣布all in阿里云并计划一年内上市,也不过三个月的时间。
把一艘超级舰拆分成大小舰队分别迎敌真的能解决问题吗?阿里巴巴前员工杨高明已经观察前雇主很多年了。在他看来,张勇掌权后阿里所做的一切调整都过于被动。“组织架构调整在这家公司的历史上并不少见,但马云时代的调整大多是自上而下的。主动调整,而近几年天猫淘宝的合并,六的拆,都是因为强大的外部挑战不得不不断改变。”
想到张勇的任命,我“面向未来,和大家一起,让阿里因为我而不一样。”
然而,四年过去了,一直推的“商业操作系统”基本停滞不前,引起警报的犀牛智造终于沉寂。遗憾的是,这四年,阿里巴巴并没有真正改变。
不断尝试,却找不到对手。
2019年教师节当晚,阿里巴巴20周年,等待了一年的张勇彻底接过了马云手中的权力。当张勇开始讲话时,会场的光线突然变暗,不是因为灯光工程师的失误,而是因为拿着手机录制视频的人变少了。
这并没有影响张勇的好心情。接下来的几个月,他享受了难得的闲暇时光。
没有马云的第一个双十一,天猫交出了2684亿的好数字。随和的儿子张勇高兴极了,把最后的高光时刻留给了时任天猫淘宝总裁、当时的头号人物范姜。
一个月后,张勇再次享受到了马云时代的余晖。阿里巴巴去香港二次上市,站在了聚光灯的中央。张勇说:“香港,我们回来了。”
接着,张勇雄心勃勃地试图产生重大影响。他在香港第二次上市没几天,就开始推广“商业操作系统”。一位阿里巴巴内部人士当时告诉笔者,张勇期待通过“商业操作系统”打造自己的“中国供应铁军”。“大润发、饿了么等线下公司的收购,都是张勇推动的。未来阿里巴巴会把线上积累的技术能力全部输出到线下,通过这种方式在线上重塑一个阿里巴巴。”
为此,张勇进一步下放权力。在当时的组织结构调整中,范姜和戴珊成为了中层。后来这一层放宽到四人,被外界称为0.5层。范姜专注于淘宝天猫和阿里妈妈事业群,而戴珊则负责B2B业务和盒子玛雅延伸的农村相关业务。
据内部消息称,张勇目前专注于线下业务。那时,张勇每周至少拨出一天时间从事这项工作。来自盒马的消息称,已派出多名被视为张勇派系的高管和有实力的中层人士支持当地的人寿业务。
但是张勇的野心被现实击败了。
全球范围内突然爆发的新冠肺炎疫情给阿里巴巴的核心零售业务带来了前所未有的冲击,竞争对手越来越多,拼多多、JD.COM、Tik Tok、Aauto Quicker、小红书、美团等。
在海外市场,很早就下大力气的阿里巴巴一直不温不火。穆特只用了几个月就在美国异军突起,并以此为基础进入欧洲。抖音、SHEIN甚至Shopee都可以在东南亚压制阿里的Lazada。
本应成为张勇主要记录的商业操作系统,因为突然爆发的疑似性侵事件而戛然而止。而线下业务最得力的人也不得不辞职,而此时的李已经成为同城零售事业群总裁兼阿里本地生活公司CEO。
最麻烦的是,张勇不断试验,却始终找不到自己的竞争对手。
去年上半年,从阿里巴巴离职的中层孔天宇这样描述笔者:“阿里内部有人认为头号对手是拼多多,但也有人认为最重要的对手是美团。”在孔天宇看来,阿里巴巴并不知道对手背后的原因。“就是张勇没有马老师的影响力,所以各条业务线都觉得自己有重要的竞争对手,集团没有产生足够的向心力。”
这个故事要追溯到四年前张勇的演讲。“我们希望通过5年的努力,服务全球超过10亿消费者,创造超过10万亿元的消费规模。”
今年9月8日,张勇以阿里云智能集团董事长兼CEO的身份出席了第19届亚运会的火炬传递。他穿着运动服,摆出射箭的姿势。
两天后,他彻底挥手告别,连五年都没留下。
抱着一个木偶,马云已经逍遥法外四年了。
张勇在2007年8月加入阿里巴巴时并没有扮演重要角色。
与阿里巴巴高管们强烈的江湖精神不同,张勇始终呈现出一个循规蹈矩的形象:头发不乱,穿着看似一成不变的衬衫、西装、皮鞋。在杨高明看来,张勇是一个没有故事的人。“马云、蔡崇信、彭蕾、略显平淡的陆兆禧、沉迷于技术的蔡景现,甚至从阿里巴巴离职的卫哲、孙彤宇,都有着各种各样的故事。只有张勇似乎是谣言的绝缘体。”
资料显示,张勇毕业于上海财经大学。从1995年到2005年,他在安达信和普华永道工作。2005年加入盛大,历任财务总监、副总裁、CFO;2007年8月,辞去盛大CFO一职,同年加入淘宝。
2009年,张勇出任CEO淘宝商城(天猫的前身)的;2011年离开转转集团投资后,2012年张勇再次回归天猫,随后张勇晋升为阿里集团的首席运营官。
直到现在,张勇都没有表现出未来成为马云接班人的潜力。在这份名单上,领头的是陆兆禧,他经历了阿里巴巴的三大支柱业务:B2B、淘宝和支付宝。
在2013年淘宝十周年庆典上,马云单膝下跪,宣布将卸任阿里巴巴集团CEO,将这一职位交给陆兆禧。“我以后不会回来了。回去,永远不要回来。因为我回来也没用,你会做得更好。”
陆兆禧没有在这个位置上坐很久,因为他和马云在移动端的布局上产生了严重的分歧。陆兆禧倾向于通过来回奔波的方式直接与微信竞争,效果并不理想。随着阿里巴巴赴美上市,不擅长资本运作的陆兆禧在阿里巴巴体系中逐渐被边缘化,只能发挥协同作用,但突破工作并不出色。
当时有三个名字被认为可以在陆兆禧接手业务:阿里十八罗汉之一,支付宝女王,马云最信任的女人彭蕾,有阿里王子之称的俞永福,双十一创始人张勇。
最终,让陆兆禧无法做移动业务的张勇成了赢家。
2018年至2019年考核期间,张勇牵头合并饿了么和口碑,组建阿里本地生活服务公司;经过五次架构调整和升级,“商业操作系统”首次浮出水面;20亿美元收购网易考拉,7亿美元投资网易云音乐。
阿里巴巴投资ofo时,马云声称不知情。“我们投资ofo了吗?那可能不多。张勇可能对这种事情更清楚。我从2012年就开始说,我要学习如何做一个董事长,我不应该干涉这些事情。”
有了陆兆禧的警告,马云很难真正“一去不复返”了。得益于阿里巴巴独特的“返聘”(合伙人)制度,马云可以退休不离职,继续在幕后掌控庞大的阿里帝国。更重要的是,在阿里巴巴历史的几个重要转折点上,马云依靠个人魅力,帮助大船稳住方向,渡过惊涛骇浪。
四年后,幕后的马云回国,阿里巴巴从此改变。
头号位置被换,分拆上市的标杆开始动摇。
9月10日晚间,蔡崇信首次以阿里巴巴董事局主席的身份向全体成员发出一封信,信中他表示,集团管理层职位交接已按计划完成,武勇明出任集团CEO。
阿里巴巴集团的靴子落地了,但对于阿里云员工来说,骚动才刚刚开始,因为他们又换了一天。
今年6月,张勇以内部信的形式宣布辞去阿里巴巴控股集团相关职务,并表示将全职做好阿里云智能事业群。“目前,云智能集团的完全分拆已经开始,正处于最关键的时刻,要求你必须全身心投入。”
两个月后,阿里云宣布依桐钱文开源并免费商用,成为加入大模式开源行列的大型科技公司之一。
但对于阿里云来说,大的模式最多只是奶油蛋糕顶端的樱桃,核心依然是提高云业务增速,引入国有资本。
连续两个季度营收负增长后,直到本季度才回到正4%;在募资方面,最新的消息是,云智能正在考虑在香港上市前进行一轮国企私募融资。潜在投资者包括电信从业者,但阿里云并未对此消息做出公开回应。
从历史经验来看,张勇当然是最好的选择。2011年6月的“十月围城”事件,彻底改变了天猫的运营模式,帮助阿里电商帝国奠定了盈利基础;双十一购物节也改变了中国电商的促销形式。
在作为阿里巴巴第一的阿里巴巴最后一次财报电话会议上,张勇仍然谈到了阿里云的分拆上市,“我会在一个新的世界里和你交流”。
谁也没想到,仅仅十几天后,“全情投入”的张勇就带着10亿美元离开去了“新世界”,阿里云把冲刺资本市场的任务交给了时任阿里巴巴集团CEO的武勇明。
根据蔡崇信发出的信函,阿里巴巴集团决定出资10亿美元支持逍遥子成立面向未来的科技基金,帮助阿里为未来的科技布局创造更好的生态环境。
值得注意的是,由张勇推动的云钉整合战略也在近期瓦解。有人士向笔者证实,未来钉钉不排除独立融资上市的可能。“钉钉正在寻求最广泛的合作伙伴。目前主要和阿里云共享销售渠道。”
武勇明上任后首次回应上市问题。“阿里云智能集团仍需彻底拆分,探索独立上市。”随后,阿里云宣布依桐千问的模型已经通过首批备案,正式对外开放。
无论如何,任何一家公司在上市的路上急着换老大的位置都是不正常的。更何况,阿里集团原本是想把云智能集团打造成分拆的标杆,现在这个大旗却因为张勇的离开而变得扑朔迷离。
对于其他计划上市的阿里巴巴子公司来说,他们仍然要面对三大问题:
首先,外部投资者对互联网行业的估值发生了变化。有投资人告诉笔者:“现在投资更注重利润,而不是单纯为商业模式买单。阿里巴巴的子业务里能自己造血的公司太少了。”
其次,投资者的钱袋子也没有阿里巴巴赴美上市时那么充裕了。阿里巴巴历史上最知名的投资者孙正义近年来不断抛售阿里巴巴股份,持股比例从30%以上降至不足4%。核心原因是投资公司持续爆发,导致软银连年巨亏。
最后一个麻烦来自监管和关联交易。此前,JD.COM多次上市,外界不断提出相关质疑。阿里巴巴在蚂蚁事件上也有先例,新上市公司也难逃此命运。
最新消息来自盒马,和阿里云、菜鸟一起站在上市第一线。有消息称,盒马因募资不理想,正在推迟港交所上市计划,但盒马并未对此消息做出公开回应。
老臣归来后,阿里的动荡并未结束。
随着张勇放手阿里云,武勇明接手,阿里巴巴六个子业务的头号名单变成了武勇明、田涛集团负责人岱山、国际数字事业群负责人范姜、大文娱负责人林菀、本地生活业务负责人樊路远和俞永福,加上阿里巴巴集团董事局主席蔡崇信。这个名单就是现在这个商业帝国的核心管理团队。
七人中,蔡崇信、戴珊、武勇明都是阿里十八罗汉。林菀、樊路远和俞永福都加入阿里巴巴多年。即使是最年轻的范姜也为阿里巴巴的移动之战贡献良多。
如此比例的元老级部长掌舵,马云想干什么?答案可能很简单。在风起云涌的秋天,马云需要更强的执行力和统一的思想。在这一点上,除了马云的个人经历,也许只有“十八罗汉”能压住阿里巴巴众多的山头和复杂的派系,蔡武可能是十八罗汉中最有能力的两个。
蔡崇信是马云之外唯一的“永久合伙人”,被誉为阿里巴巴的“财神”。阿里巴巴历史上所有重要的融资,如软银、雅虎,都是蔡崇信推动的;蔡崇信也是HKEx和纽交所上市的幕后推手。
马云甚至公开表示,“我今天的成功,最感谢孙正义、杨致远、金庸、蔡崇信四个人。如果非要选一个最感恩的,那就是蔡崇信。”
相比蔡崇信,武勇明的名气并不明显,但他是阿里巴巴第一任程序员,004号员工,淘宝、支付宝、手机淘宝初期技术团队负责人,被阿里人戏称为“吴妈”。2015年,武勇明创办袁晶资本,专注于硬核技术、工业智能、工业数字智能、医疗科技、跨界帆船等领域,管理规模总计超百亿人民币。投资企业包括李、涂鸦智能、优加创新。
张勇留给蔡崇信和武勇明的最后一份财报相对亮眼,营收同比增长14%,净利润增长51%,全面超预期;田涛集团重回两位数增长,MAU 8.87亿;阿里巴巴娱乐首次季度盈利,阿里云再次盈利。
然而,在过去的四年里,阿里巴巴的盈利能力明显下降。最近五个财年,阿里巴巴分别实现营收3768.44亿元、5097.11亿元、7172.89亿元、8530.62亿元和8686.87亿元。同期净利润分别为802.34亿元、1403.50亿元、1432.84亿元、470.79亿元和655.73亿元。
也许更麻烦的是权力中心的重建。
此前,阿里巴巴的权力通过任命董事会掌握在合伙人手中:每年合伙人可以选举新的合伙人候选人,核心要求是在阿里巴巴或关联公司工作五年以上;合伙人可以提名不少于半数的董事会候选人,并有权任命过渡董事填补空缺。
这种“参议院”的权力正在被分散。未来“6+N”模式的公司或集团将实行CEO负责制,在人事任免、财务收支、发展战略上相对独立,只需向本次财报公布的子公司董事会报告。
值得注意的是,张勇离职三天后,阿里巴巴美股和港股暴跌,阿里巴巴两位新掌门人开局不利。
陆兆禧和张勇更执着于进取。蔡崇信和武勇明能给出不同的答案吗?
(孔天宇、杨高明为化名)”

作者:天富注册登录平台




现在致电 5243865 OR 查看更多联系方式 →

COPYRIGHT 天富注册登录平台 版权所有